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中国城市 > 城市焦点 > 正文
棚户区改造直击 聂庄带走怀恋期许美丽的未来
时间:2015-01-30 10:19:24    来源:大河网-大河报    房产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 棚户区改造直击 聂庄带走怀恋期许美丽的未来RaQ中国出版传媒网_中国国家文化产业综合性门户网站

 RaQ中国出版传媒网_中国国家文化产业综合性门户网站

   聂庄村没留下任何痕迹,或许只有在这生活过的人才能指认出它曾经的面孔。RaQ中国出版传媒网_中国国家文化产业综合性门户网站

  □记者王磊文白周峰摄影核心提示若干年后,当33岁的凌炎走过郑州未来路时,他一定会想起,那个在聂庄找房子的午后。
  
  曾经的城中村聂庄,现在已变身为一栋栋刚刚封顶的高楼大厦。未来,会有更多年轻人的梦想,在这里启航。
  
  再经过“聂庄”它已是高楼群起
  
  聂庄村,郑州曾经最大的都市村庄之一,如今数栋32层高楼拔地而起,并已全部封顶,大楼的基本框架已现雏形。
  
  那个曾经承载过许多初到郑州打拼的年轻人的梦想的城中村,已经消失在这座城市之中,也永远留在了凌炎这个曾经的郑漂族的回忆之中。
  
  凌炎,33岁,身材虽瘦却穿着大方得体,黑色的呢子大衣一尘不染,俨然一副成功人士做派。
  
  十年前,他有一个郑漂梦,因而一毕业便毅然选择留在郑州,成了一名实实在在的郑漂族。几经周折,凌炎发现了聂庄这个地方,因为离工作的地方近,更重要的是房租很便宜。这里算是凌炎在郑州的第一个家,尽管是租的。在聂庄的4年回忆如流水,却开启了凌炎很多个第一次。“第一辆电动车、第一台属于自己的电器电视机都是在聂庄的时候买的。”
  
  不过都市村庄有都市村庄的弊端,这让凌炎有时候觉得烦躁,想要赶紧逃离。“路上摆摊的到处都是,地上特别脏,人来人往,治安不好,东西老丢。”凌炎说他当年的理想就是早日摆脱这种环境,“想赶快搬走,想住在正儿八经的小区里。”
  
  如今,凌炎已经在郑州拥有了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房子,并开起了小汽车。
  
  聂庄也不复往日的喧嚣嘈杂,在城中村改造的队伍中激流勇进,栋栋高楼拔地而起,令人瞩目。
  
  蝶变村民变市民自己有医保,孩子分配到不错的学校
  
  看着原来自家宅基地上的高楼拔地而起,原聂庄二组的村民孙中伟非常兴奋。今年已经54岁的他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,整整齐齐,是个土生土长、地地道道的聂庄人。
  
  原来的聂庄虽然是孙中伟的“老家”,却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。“以前这边藏污纳垢比较多,也没啥管理,不管是谁,交租金就能住,发生过很多偷抢事件。”孙中伟说。
  
  说到这次改造,孙中伟脸上多了很多笑容。他家有5口人,总共分到了1000多平方米的安置房。
  
  “改造之后,居住环境跟上了市里小区的步伐,环境好了就能心情好,人也能长寿。”这是孙中伟认为改造带来的最大收获。
  
  赵建新也是原聂庄二组的村民,在村里盖了7层楼,靠出租房挣了不少钱。
  
  “当时让拆迁时思想上也确实有波动,不过环境不好大家都能感觉到,所以慢慢就接受了,以后的房子还有双气呢,多好!”他向记者介绍说,之前做“村民”的时候没有医保,现在当了“市民”,也办了医保,自家孩子现在也被分配到一所不错的学校上学。
  
  村委会变社区村里以后要“精细化管理”蝶变
  
  宋满屯,聂庄村支部副书记兼村民一组组长。他说,聂庄在行政上属于燕庄行政村管理,由5个自然村组成,聂庄是其中之一。村民一组有1500人左右,是汉族组,其中享受村民待遇的有900多人;二组有1300人左右,是回族组,享受村民待遇的有563人。
  
  聂庄村村民二组组长孙伟斌说,聂庄村改造后,补偿面积最多的村民可达1700-1800平方米,最少的也在200平方米以上。
  
  村民变居民后,素质的提高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。“以前根本没有物业费意识,之前马路是由队里清扫,院里是自己扫。”对于改造以后要交物业费,孙中伟表示,环境卫生得到了保障,收取物业费是可以理解的。
  
  对于将来的管理模式,村民孙中伟提出了自己的疑虑:“如果村里自己组织成立物业公司吧,虽然能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。但是毕竟都是熟门熟面,管理起来怕是会抹不开面子。”
  
  聂庄改造后,村委会的管理模式将变成社区管理模式。未来路办事处副主任牧建伟表示,聂庄以前是自然村,属于村庄体制,大家在宅基地上想怎么盖就怎么盖,在实际的建设中经常出现盖得往路边多出几块砖的情况。
  
  “本来村里路规划得就不宽,你多几砖我多几砖造成了楼与楼之间很近。”牧建伟表示这种情况很难管理,“村里人口密度大,到底住了多少人连村委会都不清楚。”
  
  牧建伟说,聂庄改造后,用社区管理模式,以前杂乱无章的问题自然而然可以解决,能清楚明白地知道具体有多少人口,房子关系也可以理顺,还可以根据标准,完善相应的基础设施。
  
  蝶变集体经济变合作社经济把集体经济和行政分开
  
  聂庄之前的集体经济模式就是土地经济,即对外出租在集体土地上盖的房屋,这里面有一部分有产权证,也有一部分没有产权证。
  
  据了解,村民一组没拆迁前有近3万平方米的集体房屋,一年能收入租金上百万元,按照年龄的不同,分给享受村民待遇的村民每月300-600元不等。村民二组拆迁前有1万多平方米的集体房屋。
  
  “之前虽然有集体出租的门面房,但是房租很低,通过改造,把集体的资源整合,这样管理上去了,租金也能上去。”牧建伟说,之前这些集体所有的房屋有大有小,分布很散,管理上非常不方便。改造后置换到新楼,资源能得到整合。村民一组此次改造共得到补偿安置面积2.6万多平方米,村民二组得到补偿安置面积1.1万多平方米。
  
  而早在2010年,聂庄村已经进行了股份合作改制。以村民组为单位成立股份经济合作社,对集体经济进行管理,资产运营。牧建伟副主任介绍说,自己的孩子还可以继承股权。“因为村民组是不能办土地证的,只能在公司名下才能办土地证。改造后村民集体资产就能办在合作社名下,每个村民都会有一个股权证。”
  
  “合作社经济的意义主要体现在集体经济的量化上。以前村民都知道集体经济收入里有自己一份,但具体有多少不清楚。改制后每个享受村民待遇的村民成为股东,董事长由各股东选举产生。”省政府参事、省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所长郑泰森说,这是今后集体经济改革的方向。
  
  原标题:棚户区改造直击 聂庄带走怀恋期许美丽的未来
分享到: 更多
相关阅读:
    无相关信息
网友评论:
用户:
 密码:
 验证码: 
 匿名发表
如果你对房产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站务交流平台反馈。
企业服务
推广信息
点击排行